• 国务院安委办就本溪爆炸事故约谈辽宁省政府 2019-05-20
  • 小村里有个“林海守望者” 2019-05-10
  • 40载情定广彩 终练就“国大师” 2019-05-10
  • 只看到“贫穷”而看不到“富裕”,只看到贫富差别而看不到其根源是社会财富被个人占为私有的私有制,都是片面错误的。 2019-05-08
  • 中国,向大洋更深处挺进(评论员观察) 2019-05-03
  • 习近平: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 2019-05-02
  • 热刺孙兴慜领衔 “太极虎”能否逢凶化吉猛虎出山 2019-05-02
  • 人民网评:致敬马克思,理论的生命力在于不断创新 2019-05-01
  • 共和国从这里走来专栏 2019-04-26
  • 马克思为什么要重构个人所有制?只有达成责权利平滑对接才有真正的自由! 2019-04-26
  • 驻工商总局纪检组问责9名司局级干部 持续发力 2019-04-19
  • 圆明园远瀛观首次加固 2019-04-19
  • 你来我往!巴萨黑城墙"空中拦网" 澳洲队长点射1-1! 2019-04-14
  • 2018全球独角兽企业高峰论坛 2019-04-14
  • 杭州前5月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44起 2019-04-12
  • 福彩3d开奖结果 > 女生小说 > 重生之机甲大师 > 第五十一章 有敌追来
        凌晨。

        夜空明朗,月黑风高。

        急速的悬浮车在半空中飞驰,仿如一道离弦飞箭般,朝着明远市返回。

        车内,开车的依然是杜瑞明,只是,此时他跟杜瑞芝一样,仿佛在飞车镇受了惊,一路保持着沉默,一声不吭。

        林涛同样一语不发,手里把玩着那辆外表如同土疙瘩一般的芯片飞车。

        至于白凡,他的眼神一直落着这辆外表毫不起眼的飞车上,眼皮子也不带眨一下。

        飞车一路疾驰,车内的静默终于让白凡忍不住开口了:“林涛,你这辆飞车到底有什么玄关?是怎么赢了飞天豹的?”

        似乎,无论在什么情况,唯有芯片飞车才能引起白凡的兴趣。

        “嗯?”林涛一怔,回过神来,他斜眼扫了眼白凡,都这个时候了,这白凡怎么还一心念着芯片飞车?

        不过,这念头才在脑海闪过,便又压了下去,若非这性格,白凡在改名后也不可能全副身心投入到芯片当中,并研发出第一代的无凡芯片。

        想到这里,林涛把手里的飞车递了过去:“你自己研究吧?!?br />
        飞车到手,白凡神色顿时变得兴奋,就连飞车镇所遇到的一切,都仿佛被抛到了脑后。

        前方杜瑞明杜瑞芝看到,也不由暗暗皱了皱眉头,或许在他们看来,白凡已经达到了玩物丧志的程度,这也难怪白姨一直嘴里念叨着他逐渐下滑的成绩。

        林涛眼神又是一眯,忽然问道:“白凡,这丰乐候到底是哪个地下势力的人,敢在飞车镇扣压第一机甲学院的学生?”

        林涛等人在报到之时,声名早传遍了整所第一机甲学院,不说旁人,就是白凡也在遇到的第一时间,便一眼认他们三人,那丰乐候等人绝无可能不知情。

        这里,虽然离开了明远市,可离第一机甲学院也不算太远,敢在此地直接扣下杜家姐弟二人,显然有些不把第一机甲学院放在眼中。

        闻言,白凡手里哆嗦一下,愕然抬头:“林涛,你该不会打算去找丰乐候的麻烦吧?”

        “嗯?”林涛眼神一紧。

        “林涛,虽然我们都是古雷大师的弟子,但如今古雷大师已经离开了第一机甲学院,而且就算还在这里,一旦你把丰乐候给得罪惨了,恐怕就连他也帮不到你?!卑追部吹搅痔窝?,哪还不知他心底想法,不由连忙劝说。

        “因为丰乐候有着地下势力为后台?”林涛反问。

        白凡连连点头。

        地下势力?

        前方开车的杜瑞明怔了一怔,眼里闪过一抹古怪神色,他咕嘟一声吞了口唾沫后,抬头从后视镜扫了眼一脸沉静的林涛。

        直到如今,杜瑞明还记得安正市血狼帮总部的一切,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心底清楚,林涛绝对与血狼帮的头目达到了一定协议,否则他们不可能离开那里,也不可能得到现在所驾驶的最新款悬浮车。

        地下势力吗?

        或许林涛还真有能耐解决。

        忽然间,杜瑞明眼神又是变得火热,他可是亲眼看到了林涛肉身变化的整个过程。

        “哪个地下势力?”林涛问道,从郑拓嘴中,整个明远星最有实力的地下势力共有五个,其中就包括血狼帮在内。

        “你……你真的要去找丰乐候?”白凡喉咙咕嘟一声。

        “别废话了?!绷痔窝凵褚唤?。

        “林涛,既然我们现在没事了,还是不要再去多事吧?!币慌?,杜瑞芝叹了口气,同样劝道。

        “嗯?”忽然间,林涛竖起双耳,仔细听了一会后,回头望了一眼后,神色有些古怪:“恐怕迟了?!?br />
        三人闻言,皆是心底吃惊,同时一起回头观望。

        可惜夜幕之下,他们无法看到异样,也无法听到任何声响。

        “怎么回事?”白凡惊问。

        杜瑞芝杜瑞明也是同样惊心:“林涛,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林涛一语不发,神情变得谨慎。作为后世的机甲大师,林涛对于引擎的声响极为熟悉,再加上吞服了基因强化药剂,五官早得到强化,静谧的夜空,虽然看不清远处,可他还是从轻微的风声之中,听到了另一台引擎的声音。

        这台引擎的声音与悬浮车有着极大的不同,以林涛的经验,几乎可以判断出来,那是一架机甲。

        明远星对机甲的管控极严,一般人还真无法随意驾乘机甲外出。

        至于明远市内的巡逻机甲,一般以三架为一组,可后方的引擎声只有一台,显然并非学院学生驾乘的机体。

        在这个时间点,这个地方,不太可能是来自星府方面的机体。

        抛开星府方面,能够在明远星暗地里驾乘机甲的,唯有地下势力。

        “是丰乐候吗?”林涛眼神一寒:“瑞明,把车停下?!?br />
        吱!

        急速之下制动,悬浮车引擎发出一声刺耳呼啸。

        “你们先停在这里,我打招呼时,你们便马上开车离开?!绷痔未蚩得?,钻了出去。

        “林涛,那你呢?”杜瑞芝急声问道。

        林涛摆摆手,轻轻一跺脚,整个人消失不见,隐藏在了附近的暗黑地形中。

        杜瑞明三人面面相觑,但也只有听从林涛吩咐。

        不多一会儿,后方传来了一声急速的呼啸声响,只见一具高达十多米的庞形大物正急速飞驰而来。

        “那是……”离得近了,杜瑞明终于看清了庞形大物的真容。

        杜瑞芝面色骤然变化。

        白凡更是惊得身体哆嗦起来:“机……机甲?这里怎么会有机甲?”

        那是一架仿生类型的机体,外形如同盘卧的巨虎,表现涂了一层漆黑染漆,底下采用的是轮式底盘,所以急速之下,杜瑞明三人一直没能听到任何声响,也无法在远方看到机体的存在。

        咻!

        虎式机体看到悬浮车后降低了速度,停在了悬浮车后面。

        嗤!

        虎式机体射出了一个探头,落在了悬浮车上。

        “车内的人可是林涛?”

        探头中,传出了一把经过变换,仿佛公鸡般沙哑的声音。

        “你是什么人?”杜瑞芝打开车门,走了出来,喝问。

        “嗯,你是林涛身边的人?!被啄诘募菔辉彼坪跞系枚湃鹬?,只一眼便确认出她的身份:“林涛呢?林涛在哪?”

        “这个傻女人?”隐藏之中,林涛看到杜瑞芝竟然走下悬浮车,不由摇了摇头,随后他集中精神,脚步轻轻一跺,整个人如同一道黑影般,窜向了虎式机体。

        林涛速度很快,再加上离得虎式机体也近,转眼功夫,便扑上了机体。

        “走,马上离开?!逼松匣⑹交宓耐?,林涛朝杜瑞芝大声喊道。

        “我……”

        杜瑞芝一惊,还没来得及反应,车内的白凡眼尖,一把将她拉回车内。

        门关上,杜瑞明一脚踩下油门,只听得悬浮车咻的一下,瞬间化作黑影,消失前方。

        “哼!想跑?”虎式机体内,传来一把冷哼。

        “跑?他们没跑吧?”

        还没等虎式机体的驾驶员有所动作,林涛已经摸到了驾驶舱门,他熟门熟路在舱门附近一按,每个机甲驾驶舱外头都会拥有一个强制打开的机关,只是每架机体所在位置略有不同,可这又怎么难得倒林涛。

        嗤!

        舱门打开。

        林涛看到驾驶舱内,坐着一名全身黑色劲头,正一脸震惊的中年汉子。

        林涛一步上前,踏上了驾驶舱中,轻轻笑道:“听说,你在找我?”

        “你……你……”黑衣汉子瞳孔猛地收缩。

        好在,他也是一名机甲师,瞬间便反应了过来,连忙抬起脚,便要把林涛一脚踹飞出去。

        林涛嗤笑一声,右手伸出,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脚,顺手一拉,喀喇一声,对方膝盖关节就被卸了下来。

        可是,黑衣汉子反应也快,伸脚的同时,双手也在连忙操作,想要强行关闭驾驶舱,将林涛隔离出去。

        只不过林涛速度不慢,卸下了对方膝盖关节后,右手又是猛地一扯,当场将人给扯出了驾驶舱,狠狠抛落地上。

        “哼!”林涛哼了一声,也跳落下去,一脚踩在对方身上。

        “我们刚刚出了飞车镇,便有人驾驶机甲前来找麻烦,你应该是那个所谓丰乐候的人吧?”林涛笑眯眯问道。

        黑衣汉子打量了一眼林涛身上爆炸般的肌肉,眼神闪过一抹忌惮,但他仍是冷哼一声:“既然知道我是什么人,那么也定然知道我的来头吧?!?br />
        “哦?”林涛轻笑:“那我还真是挺好奇?!?br />
        “林涛,丰乐候可是血狼帮的人,如果你敢得罪我们,就是与整个明远星的血狼帮作对!如果识相,马上放了我,跟我回去见候哥,说不定候哥还会放你一马?!焙谝潞鹤铀坪跬橇搜巯滦问?。

        血狼帮?

        林涛眼神现出一抹古怪。

        倒还真是巧了,林涛过来明远市第一机甲学院,除了想要从学院捞人,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帮郑拓取得整个血狼帮的权力,好让郑拓能够肆无忌惮地四处打探消息。

        真是没想到,才刚刚来到明远市,就接触到了血狼帮总部的人。

        这让林涛对丰乐候的身份来了兴趣:“能不能告诉我,丰乐候是血狼帮的什么人,居然能够指挥得动一辆机甲来追赶我们?”

        “林涛,你只是第一机甲学院的学生,还是不要知道太多为妙?!焙谝潞鹤佑锲焕?,又是喝道:“马上放开我,跟我回去见候哥?!?/div>
  • 国务院安委办就本溪爆炸事故约谈辽宁省政府 2019-05-20
  • 小村里有个“林海守望者” 2019-05-10
  • 40载情定广彩 终练就“国大师” 2019-05-10
  • 只看到“贫穷”而看不到“富裕”,只看到贫富差别而看不到其根源是社会财富被个人占为私有的私有制,都是片面错误的。 2019-05-08
  • 中国,向大洋更深处挺进(评论员观察) 2019-05-03
  • 习近平: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 2019-05-02
  • 热刺孙兴慜领衔 “太极虎”能否逢凶化吉猛虎出山 2019-05-02
  • 人民网评:致敬马克思,理论的生命力在于不断创新 2019-05-01
  • 共和国从这里走来专栏 2019-04-26
  • 马克思为什么要重构个人所有制?只有达成责权利平滑对接才有真正的自由! 2019-04-26
  • 驻工商总局纪检组问责9名司局级干部 持续发力 2019-04-19
  • 圆明园远瀛观首次加固 2019-04-19
  • 你来我往!巴萨黑城墙"空中拦网" 澳洲队长点射1-1! 2019-04-14
  • 2018全球独角兽企业高峰论坛 2019-04-14
  • 杭州前5月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44起 2019-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