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务院安委办就本溪爆炸事故约谈辽宁省政府 2019-05-20
  • 小村里有个“林海守望者” 2019-05-10
  • 40载情定广彩 终练就“国大师” 2019-05-10
  • 只看到“贫穷”而看不到“富裕”,只看到贫富差别而看不到其根源是社会财富被个人占为私有的私有制,都是片面错误的。 2019-05-08
  • 中国,向大洋更深处挺进(评论员观察) 2019-05-03
  • 习近平: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 2019-05-02
  • 热刺孙兴慜领衔 “太极虎”能否逢凶化吉猛虎出山 2019-05-02
  • 人民网评:致敬马克思,理论的生命力在于不断创新 2019-05-01
  • 共和国从这里走来专栏 2019-04-26
  • 马克思为什么要重构个人所有制?只有达成责权利平滑对接才有真正的自由! 2019-04-26
  • 驻工商总局纪检组问责9名司局级干部 持续发力 2019-04-19
  • 圆明园远瀛观首次加固 2019-04-19
  • 你来我往!巴萨黑城墙"空中拦网" 澳洲队长点射1-1! 2019-04-14
  • 2018全球独角兽企业高峰论坛 2019-04-14
  • 杭州前5月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44起 2019-04-12
  • 福彩3d开奖结果 > 女生小说 > 重生之机甲大师 > 第六十六章 到了维修系
        “四班吗?”

        林涛托着下巴,就连他也没想到,杜瑞芝居然被分到了比较靠上的班级,并没有受到打压,现在还是题库大考,估摸着时间杜瑞芝应该还没有出来。

        林涛径直离开了引擎设计系。

        学院各个系还在上课。

        望着行人稀疏的校园,以及各幢高大教学楼,林涛微微皱眉,一阵沉吟后,抬脚走向了机甲维修系的教学大楼。

        这里,不但是杜瑞明和白凡的所在系,还是古雷大师尚在第一机甲学院时的主教学楼。

        同时,林涛也想见识一下这个时代的机甲维修系到底与后世有何不同。

        第一机甲学院的机甲维修系班级并不多,只有十五个班,毕竟在这个时代愿意学习机甲维修的天才并不多,而且真真正正想要投身于机甲维修当中的,大多都是些平民,所以他们一般都会选择外校。

        能够集中十五个班,这也利益于第一机甲学院不断到外界星球招收新成员,否则,单单明远星,也不知能不能招满一个班。

        这个时代的天才不少,但大多进入第一机甲学院的人,一般都会选择机甲师系,或是设计系。

        机甲维修系的分班制度比较灵活,这是由古雷大师亲自制定下来的。

        一班精英班,十五班吊尾班,至于二至十四班却是不分彼此,属于大众班,无论哪个班的学生,成绩都是相差不大。

        一旦从中发现好的苗子,马上就被塞至一班,而一旦发现懒惰或是失去积极性的学生,则被罚至十五班,在这种惩罚制度下,一旦感觉面子有损,发奋图强,便又能再度回到大众班,甚至晋升一班。

        传闻,有人因为分心于芯片飞车,曾经从一班直接被打入至十五班,这种从天堂打落地狱的感受,令那名本已分心的学生,羞辱之下收回本心,再度发力,最后不但晋升一班,而且还以优异的成绩从第一机甲学院毕业。

        当然,这仅仅只是传闻,如果遇到一些玻璃心的学生,林涛估摸着会出大问题。

        杜瑞明在十五班,白凡也是在十五班。

        对于杜瑞明的成绩,林涛心知肚明,这家伙哪怕在风信子学院也仅仅只是中等水平,如果不是古雷大师开口,估计都进不了第一机甲学院,能够被分入到十五班,也算是祖上烧到高香了。

        至于白凡,这家伙早把全副精力投入到了芯片飞车,不被赶出维修系已经算是运气了。

        林涛敢保证,白凡哪怕在十五班也绝对是靠后的成绩。

        “十五班吗?”林涛闲庭信步般来到机甲维修系。

        十五班的位置在三十楼左右。

        搭乘电梯直达。

        “没人?”望着空空的课室,林涛愣了片刻,连忙拨了一个通讯过去。

        “林涛,有什么事?我们现在正在上课?!蓖ㄑ赌?,杜瑞明声音压得很低,若非林涛身躯经由基因强化药剂加强,都要把耳朵凑近到腕表才能听到。

        上课?林涛望着毫无一人的课室,心底疑惑:“你们在哪上课?”

        “我们在上实践课?!币惶崞鹂纬?,杜瑞明压低的声音顿时浮现兴奋:“林涛,真没想到,第一机甲学院的实践课,居然还能接触到真正的机甲,你知道么,我们正在拆解一架白色战虎……”

        听着杜瑞明吧啦吧啦一顿讲,林涛理了片刻才听得出,原来他们到了地下室,进行着机甲实机拆解。

        “实机拆解?”林涛顿时来了兴致,作为后世的机甲大师,作为对机甲所有科目皆有接触的人,林涛对机甲实机兴趣极浓,虽说现阶段的机甲都是纯机械模式的机体,但这阻止不了林涛对机甲的爱好。

        “地下室吗?”林涛返回电梯,电梯一侧只有地下室一个选项,他毫不犹豫点了下去。

        走出电梯,不远处正好有个半遮半掩的门。

        林涛走上前去,瞄了一眼,里头正在讲解着实机拆卸,机体已经被拆了近半,不过从机体的头部,以及躯体部分,依稀还能分辨出这是一架虎形机体。

        白色,虎形,正是杜瑞明所提到的白色战虎。

        再次环扫了一圈,不过,林涛并没有发现杜瑞明以及白凡两人。

        “这两家伙,该不会觉得成绩太次,所以不敢靠得太近,以免被点名吧?”林涛这样好笑想着,手已经打开遮掩的门,悄悄溜了进去,混入人群当中。

        ……

        维修系,导师室。

        在第一机甲学院,如果不是有着材料系垫底,估计维修系算是整个学院气势最弱的一个系,虽是如此,可也长期承包倒数第二的位置。

        维修系导师并不多,除了外出带班的导师,连同系主任在内,只余下五人留在了导师室。

        系主任田峙,是古雷大师离去前亲自点名卸任的人选,可想对其的信任。

        此时的田峙系主任,正提着一个洒水壶,给阳光上的花草浇着水。

        这几盆花草,是古雷大师留下来的,以前一直都是他亲自照理,现在离开了,这个任务也就留给了田峙系主任。

        田峙系主任今天心情大好,一边浇着水,一边微眯着眼眸,迎着暖熏的阳光,望向天空。

        天空湛蓝,白云飘过。

        “你这老家伙,也太过谨慎了,居然走了才跟我告别?!碧镏畔抵魅我槐吆吆咦?,一边心底嘀咕。

        当古雷大师把林涛等人强行塞到第一机甲学院时,作为他至交好友的田峙系主任,还以为古雷大师转性了,终于如同院长一样屈服于刘家之下,当时也甚为叹息。

        可没想到,今天起了个大早,却是收到了一封来自古雷大师的加密信,内容是作别,而且人也已经离开了明远星,信中内容除此之外,还提及到了林涛。

        至此,田峙这才明白,正是林涛出手,古雷大师二人才能得以顺利离开明远星。

        好友能够顺利脱困,田峙自然也是高兴的,可接下来他也感到头痛了,因为林涛等人是古雷大师介绍而来,一旦被刘家得知古雷大师离开的消息后,林涛三人绝对会陷入麻烦之中。

        “真没想到,这林涛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真不知道他的依仗是什么?”田峙轻摇头颅:“罢了,都是年轻人的世界,我这老头子也不掺和了?!?br />
        嘀嘀~

        就在这时,他腕表一阵震鸣。

        抬手一看,却是来自框架设计系的系主任孙康平。

        “这老孙怎么回事?”田峙虽心底疑惑,但还是点开了通讯。

        “老田,听说你们系搞来了一架飞虎战神?”孙康平爽朗的声音,从通讯另一头传了过来。

        “没错,现在一班正在对这架飞虎战神进行拆卸教学?!碧镏懦烈髌毯?,回答道。

        前些天,他们维修系从军部找来了三架虎式机体,其中两架为白色战虎,一架却是飞虎战神,眼下三架机体都在导师们指点下,由学生们进行着拆卸教学。

        “老田,是这样的,我这里刚好有几名想要研究飞虎战神的学生,你看能不能让他们也加入到飞虎战神的拆卸教学课?”孙康平嘿嘿笑道。

        闻言,田峙瞬间挺直了腰杆,面色一沉,喝斥道:“我说你老孙,你不会连我们维修系也想坑一把吧?研究?你们算哪门子的研究?快说,你们到底收了四象公司多少钱手续费?”

        作为系主任的田峙,又岂会被孙康平的话给迷惑过去,第一机甲学院的各个设计系,平时与机甲公司来往甚密,甚至有些机甲公司还会委托设计系去帮忙对新新型进行设计,当然机甲公司也会回馈给设计系一笔不菲的助学金。

        而这助学金,落在各系主任口中,便成了手续费,简直赤裸裸的商业行为。

        要知道,整个第一机甲学院,对于资源的分配,除了材料系,也就维修系了,这两个系几乎垫底一般的存在,甚至两个系加起来还比不上随便一个设计系的一半。

        如今,框架设计系得了好处,还想免费从维修系得到好处,这有可能吗?

        “老田呀,我们都是一个机甲学院的,要不要这么见外?”钱到了手,又岂会轻易吐出来,孙康平系主任也不傻。

        “不见外,不见外,只要你把手续费全给我,那就一点都不会见外?!碧镏畔抵魅魏俸傩Φ?。

        “做梦!”孙康平语气恼了。

        “既然这样,那我们免谈?!碧镏畔抵魅我膊欢嗷?,当场挂掉了通讯。

        嘀嘀!

        通讯再度响起。

        田峙系主任冷笑着再度接过:“怎么?考虑好了没?”

        “三七,你们三我们七?!彼锟灯较抵魅蔚纳?,同样有些发冷。

        “滚!”

        回应他的只有一个字。

        “四六!”孙康平系主任急了,整个机甲学院,也就维修系能够从军部拉来各式机甲,换了别的设计系都未必能有这样的待遇,谁让他们能够对机甲进行尝试维修。

        “五五!”见田峙系主任一直不言,孙康平系主任大声咆哮。

        “六四,我们六你们四?!碧镏畔抵魅斡锲患辈换?,这事就是院长来了,也没处找理,谁让维修系的资源少到了极点。

        “不可能!”孙康平语气有些哆嗦。
  • 国务院安委办就本溪爆炸事故约谈辽宁省政府 2019-05-20
  • 小村里有个“林海守望者” 2019-05-10
  • 40载情定广彩 终练就“国大师” 2019-05-10
  • 只看到“贫穷”而看不到“富裕”,只看到贫富差别而看不到其根源是社会财富被个人占为私有的私有制,都是片面错误的。 2019-05-08
  • 中国,向大洋更深处挺进(评论员观察) 2019-05-03
  • 习近平: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 2019-05-02
  • 热刺孙兴慜领衔 “太极虎”能否逢凶化吉猛虎出山 2019-05-02
  • 人民网评:致敬马克思,理论的生命力在于不断创新 2019-05-01
  • 共和国从这里走来专栏 2019-04-26
  • 马克思为什么要重构个人所有制?只有达成责权利平滑对接才有真正的自由! 2019-04-26
  • 驻工商总局纪检组问责9名司局级干部 持续发力 2019-04-19
  • 圆明园远瀛观首次加固 2019-04-19
  • 你来我往!巴萨黑城墙"空中拦网" 澳洲队长点射1-1! 2019-04-14
  • 2018全球独角兽企业高峰论坛 2019-04-14
  • 杭州前5月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44起 2019-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