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驻工商总局纪检组问责9名司局级干部 持续发力 2019-04-19
  • 圆明园远瀛观首次加固 2019-04-19
  • 你来我往!巴萨黑城墙"空中拦网" 澳洲队长点射1-1! 2019-04-14
  • 2018全球独角兽企业高峰论坛 2019-04-14
  • 杭州前5月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44起 2019-04-12
  • 湖北日报传媒集团多媒体数字报 2019-04-12
  • 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朱成虎,在坚持此前判断(中美之间摊牌是大势所趋)的基础上,进一步总结,未来中美争夺可能主要集中于三个领域。 2019-04-11
  • 南六环汽油罐车轮胎起火 北京大兴消防成功处置化险为夷 2019-04-11
  • 中共上海十届市委六次全会召开 2019-04-07
  • 这就是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 2019-04-06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赶上好时代的铁路修车人 2019-03-31
  • “我是品酒师·醉爱酱香酒”全国消费者互动体验活动 2019-03-31
  • 少1人战世界杯!克罗地亚锋霸确认被开除 2019-03-23
  • 一代枭雄身后事:“曹操墓”认定过程缘何一波三折? 2019-03-23
  • 远离近视 七大误区一定要避免 2019-03-23
  • 福彩3d开奖结果 > 女生小说 > 我的如此芳邻 > 第六百八十四章 不见
        “我……”凌玥还不确定自己的自作主张会不会惹来道士师父的不悦,可又实在好奇这两人见面会是什么样子。

        一个犹豫之后,居然还是应了下来,缓步跟了出去。

        “他就在这里?!彼赵破鸫呕B和凌玥二人绕过了廊下,停在一扇房门前:“你们有话要说的,我就不打扰了?!?br />
        隔着一扇房门,就像是一堵厚重的墙平地而起横绝出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一般。

        华珺抬手,用指节很有节奏地扣出了声音来。这颗胸膛中一直四平八稳的心脏居然也会有狂跳如经历过疾风骤雨的这一天。

        “门没锁,进来吧?!钡朗咳徊恢孟焖夥棵诺娜耸撬?,只当是苏府的下人,否则也不会连问都不问一句就放行了。

        华珺推门迈步走了进去,茫茫的夜色偶有些细碎柔和的光芒洒下,披在他的身上,散发出的皆是夜风独有的气息。

        有什么混入空气的冰冷也跟着一同席卷了进来,这让一直静默打着坐的道士忍不住抬眼望去。

        只是本以为会是极淡的一瞥,在那个身影上却有了长久的凝滞,连声音都一时找不回来:“怎么是你?”

        屋里太安静了,良久,道士师父才问出了这句话。

        隔着房门立在屋外的凌玥不禁紧张得双手交握在了一起。

        华珺走近了几步,屋里是和屋外一样的黯淡无光。道士还是一如多年前那样,喜欢在万籁俱寂的夜里将这份孤独和黯然发挥到极致。

        只是,世界这么大,又有谁会关心一个人是什么心思呢?懊恼也好,失落也罢,经年之后,没人会予以理会的。终究是画地为牢,苦了自己。

        华珺没有立即回话,只是独自走到桌边点燃了蜡烛:“太暗了,看不清来时的路,也看不清脚下的路?!?br />
        道士好像能听到自己喉咙里有什么东西坠落的声音,他知道,那是几近失控的情绪在暗自汹涌着泛滥:“有星光,就不愁看不清这方寸世界。不管是来时,还是去时?!?br />
        多久了呢?还是这般的执迷不悟?;B的手一抖,那忽然蹿起的火苗竟然燎到了自己,火辣辣的感觉瞬即蔓延至了整个手掌。

        “你还没回答我?!钡朗可习肷硪谰杀3肿啪沧淖耸?,和华珺没来之前一般无二:“你怎么来了?”

        “这真是一个可笑的问题?!被B转过了身来,看着自己的身影被那烛光拉得欣长,心情霎时就如同被那黑影笼罩了一样:“玥儿没同你说吗?我如今人在京都,你既然来了,我们碰面也只是迟早的问题?!?br />
        “可你知道,我是不会见你的?!钡朗克液狭怂?,不去直面这位故人,心里便会尤为平静一些。

        不会见他?可现在不也见面了吗?华珺不想戳穿,只是盯着道士的身形轮廓出神:“你呢?这么多年过得还好吗?”

        “既没有卷入权力纷争,亦没有红尘俗事来烦扰于我?!钡朗康慕廾岵?,没有出声的情绪独自在心中汹涌着:“我如何过得不好?倒是你,富贵险中求的滋味可还好受?”

        他都听凌玥说了,京都之内华大夫的声名远播。一是因为他有再世华佗的美名和能力。二就是因为其人怀的是医者仁心,干的是悬壶济世的事情,可偏偏是个极其看重钱财的。

        怎么看,都和他大夫的身份并不相符。

        “但我最起码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被B这一次回击起来毫不客气。

        多年未见了,那些没有机会说出口的话而今也不再有什么需要瞻前顾后的了:“也知道我想要什么。你呢?你还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要做什么吗?”

        即便他没有看到道士的正脸,但华珺还是瞧得分明。

        那如霜的岁月一经落下,便让万物披上了霜衣,散不去也化不开。时日一久,竟谁也忘了他们本真的形貌是什么。

        这是时间无与伦比的能力,从不对谁手下留情,倒是极致地公平划一。

        可这些放在道士身上,却似乎只是一个悖论。

        距离他们分别已经有许多个年头了。

        当年的孩子如今长成了满腹心事,一腔心思彷彷徨徨无人知的华大夫,一头的华发早生就是被现实催逼着的最好证明。

        可这些岁月的痕迹却对道士格外宽容,甚至是说让他完全地隔离了开来,不受丝毫影响。

        “你怎么不老?”未等对方回答,华珺便听到自己这么问了一句。

        “老或不老,你看的是皮相,我不是?!钡朗康挂蝗缂韧睾退械男诺朗恳谎?。一样地那么喜欢故弄玄虚,一样地喜欢让人摸不着头脑。

        可惜,华珺不是别人,他并不对这半遮半掩之下的言语感兴趣。同样,他对未来的东西,一点儿都不好奇。

        因为无欲无求,华珺倒也看得很开:“你现在回了京都是因为什么?后悔了,想要一展雄图?”

        “还记得,你小时候我曾教过你什么吗?”道士终于舍得站起了身子,他面向华珺站定,目光只一瞥便定在了华珺的一头白发之上。

        真不知道,他当时一闪而过的善念,所结下的因果究竟是好是坏。

        若是当初他选择将华珺置之不顾,等待着华珺的,或许并不是只有死路一条,也或许会有另外一个命中注定的贵人如期而至来将他带走。

        那么现在呢?应该就是另外的一番景致了吧。

        道士有些泪意在心中漾起,他伸出微微发抖的手掌,只是在快要触到华珺的脸颊上时却又戛然而止了:“为什么一定要选在京都?”

        “有差别吗?”昏黄摇曳的烛光之下,华珺将道士的容貌打量得十分清楚:“我是巫医,你是道士,我们注定不容于这世道。去到哪里都是一样的过街老鼠?!?br />
        “你可有怨过我?”最好便不相见,因为一相见,那些自以为被埋藏得很深很深的记忆就会重见天日。于谁来说,都是一种痛苦。

        那之后的道士才想明白一点,善心以及善念这个东西,也不是人人都可以拥有并且将之肆无忌惮地挥洒出来的。若是没有那样可以承担后果的能力,好心做了坏事的事情也是比比皆是。
  • 驻工商总局纪检组问责9名司局级干部 持续发力 2019-04-19
  • 圆明园远瀛观首次加固 2019-04-19
  • 你来我往!巴萨黑城墙"空中拦网" 澳洲队长点射1-1! 2019-04-14
  • 2018全球独角兽企业高峰论坛 2019-04-14
  • 杭州前5月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44起 2019-04-12
  • 湖北日报传媒集团多媒体数字报 2019-04-12
  • 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朱成虎,在坚持此前判断(中美之间摊牌是大势所趋)的基础上,进一步总结,未来中美争夺可能主要集中于三个领域。 2019-04-11
  • 南六环汽油罐车轮胎起火 北京大兴消防成功处置化险为夷 2019-04-11
  • 中共上海十届市委六次全会召开 2019-04-07
  • 这就是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 2019-04-06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赶上好时代的铁路修车人 2019-03-31
  • “我是品酒师·醉爱酱香酒”全国消费者互动体验活动 2019-03-31
  • 少1人战世界杯!克罗地亚锋霸确认被开除 2019-03-23
  • 一代枭雄身后事:“曹操墓”认定过程缘何一波三折? 2019-03-23
  • 远离近视 七大误区一定要避免 2019-03-23